◆性別模樣誰作主?從鬥髮談起(104年9月3日)
文/蔣琬斯(高師大性別教育博士學位學程博士候選人)
「如果有一天,主任您願意用同理心,以不一樣的角度來感受我們這樣的學生,或許您會發現,其實我們每天都很真誠的在面對自己過活,而我們需要的是您們更多的肯定。」這是一名高中女生小嫻寫給學校主任的一張字條。


 故事發生在一年多前,當時小嫻就讀高三,向來活潑主動的她,被推舉為籌辦謝師宴的負責人,而她也盡責的張羅細節。眼看花了許多心思規畫的謝師宴就要到了,小嫻有著許多期待。
 不料謝師宴前一天,學務主任突然通知小嫻,取消她的謝師宴負責人職務,也不准她在畢業典禮當天,上臺領取畢業證書,理由竟然只是因為頭髮。
 小嫻就讀一所具有宗教背景的學校,校風以守規嚴謹著稱,當然對服裝儀容的規定也很繁雜,女學生的髮型除了不染不燙,更必須留長髮,並且以特定的髮帶綁起來。
 小嫻熱愛運動,不愛長髮帶來的拘束感,也喜歡自己短髮的帥氣模樣。但進了這所高中之後,礙於校規,她勉為其難的留起長髮,也常在「違規」的邊緣遊走。即將畢業了,小嫻迫不及待剪了她最愛的短髮,想以陽光、活力的模樣參與畢業前的盛會,沒想到因此被取消資格,更剝奪了榮譽。
 幾名熟悉小嫻的師長紛紛替她抱不平,同學們也幫小嫻說話,因為他們知道小嫻花了不少心力籌辦謝師宴,怎麼可以就這樣被抹煞?在眾人的支持下,小嫻得到許多能量,也鼓起勇氣寫了那張字條給主任,表達自己的心聲。最後,校長裁定以折衷的方式解決此事:小嫻可以「戴假髮」上臺領畢業證書。


推動性平 讓學生自由發展自我
 小嫻的故事只是眾多鬥「髮」故事之一,相信多數成年人都經歷過髮禁。近十年更常聽到不只是要求女學生不能頭髮太長,更要求女孩不能頭髮太短,例如新聞曾報載,北部某女中曾要求女學生頭髮不可短於十五公分的規定,更不可以太「中性」,理由是「女孩子頭髮不能留太短,才是淑女的表現」,違規者要罰抄《金剛經》、記過,甚至退學。
 在這些髮型服儀的規範背後,不只是打造「好學生」的模樣,更可見對「男孩樣、女孩樣」的性別刻板印象。但回顧歷史,可發現所謂「男孩樣、女孩樣」並非固定不變,隨著時代、地域、族群與階級等因素影響,什麼性別被要求什麼樣子,是不斷被挑戰且改變的。誰可以規定學生?誰有資格說怎樣才好看?誰又可以強迫學生改變自己外表?身體的差異如何被看見、理解、尊重、包容,也是亟需探討的。
 教育部在二○○五年已明令解除髮禁,但直到現在,仍有部分學校以明示或暗示的方式,要求學生配合服儀,以符合校方對性別想像的模樣,小嫻的故事就是一個例子。
 學生的身體自主權與服儀潛校規之間的角力,仍不斷在臺灣各地校園上演,數十年來未曾改變。
 我曾多次被教育現場的教師詢問:「推動性別教育,到底是要把學生教成什麼樣子才對?是不是都要把學生變成很中性?」性別教育並非追求「什麼樣子才對」,陽剛也好,陰柔也不錯,重要的是挑戰並打破對性別唯一的標準與想像,讓每個學生能自由的探索自己,展現自己喜愛的模樣,也學習看見差異,尊重他人的選擇。
本單元由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、國語日報聯合製作,每週四全版刊出
針對校園推動性別平等教育,歡迎親師生來信詢問相關問題,本版將會同專業人士提供建議、解答。
來信請寄edit13-4@mdnkids.com,註明「性平停看聽」專欄。